双重夹击!奥密克戎+非洲杯赛事欧洲足球的疫情好不了

2022年11月15日

伴随着近期全球疫情的再度升级,身为重灾区的欧美,因圣诞假期的巨大人员流动,让新年笼罩在确诊病例猛增的阴霾之下,而足球圈自然也无法独善其身。

巴萨、皇马、拜仁、曼联、热刺等队都出现大面积确诊,英超更在短短三周间确诊破百。

更催命的是——非洲杯赛事即将开始,各大豪门都将有重要球员回国参赛,况且还不论非洲糟糕的防疫形势……

圣诞期间,梅西回到了阿根廷的故乡罗萨里奥度假,还和妻子安东内拉一起参加了派对。

按照原计划,梅西上周日应该结束休假,飞回巴黎备战周二凌晨的法国杯,但首次例行核检,巴黎阵中4人阳性。

起初,为保护球员隐私并避免恐慌,球队没有公布具体名单,但纸里毕竟包不住火,只能宣布梅西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不得不暂时隔离。

梅西之外,巴黎另外三名感染的球员分别为贝尔纳特、里科和比图马扎拉,还好只有贝尔纳特算是轮换球员,其他两人缺席对巴黎常规阵容影响几近于无。

但令巴黎球迷郁闷的是,尽管拥有欧洲屈指可数的防疫硬件及医疗团队,但球队日常管理的松懈,却每每令球员不幸中招。尤其是身为全队核心的“MMN”三叉戟,自2020年至今相继沦陷,无一幸免。

2020年9月,内马尔感染新冠就曾轰动一时,彼时巴西人在欧冠决赛结束后,立马去了西班牙伊比萨岛度假,但开放国界的西班牙,迅速和希腊等国成为疫情重灾区,被狗仔队拍到完全没有防护措施的“内少”感染,实属咎由自取。

在巴西人之后,伊卡尔迪、迪马利亚、帕雷德斯、纳瓦斯和马基尼奥斯相继中招,而在这次人传人过程中,最晚被检出阳性的姆巴佩,甚至出现在了法国与瑞典之战的首发11人中——他随即被紧急隔离,好在疫情到巴黎7号为止,再未继续扩散。

而此次梅西新冠病毒检测阳性,或许也将牵连不少亲友:毕竟,圣诞节前坐上梅西专机的,除去太太安东内拉和三个孩子,还有俱乐部兼国家队队友迪马利亚、伊卡尔迪和帕雷德斯,倘若三人在复检中不幸中招,这趟好心办坏事,梅西着实是哑巴吃黄连。

疫情面前,众生平等。近2年间,一线球星中,梅西、C罗、姆巴佩、内马尔、孙兴慜、本泽马、范戴克、莫德里奇、诺伊尔等一线超巨,全部进入过阳性名单。

去年12月至今,伴随奥密克戎病毒在全欧洲肆虐,原本在2021大半年都只在各大联赛零星作祟的疫情,蔓延态势甚至更甚于2020年春。

身为疫情头号重灾区,巴塞罗那一队阳性多达10人,全队合计16名球员因各种原因缺席,本轮面对马洛卡只能继续从梯队抽调生面孔。

皇马则有库尔图瓦、巴尔贝尔德、卡马文加以及维尼修斯新冠阳性,随后约维奇又二度感染。而2021年末就步履蹒跚的马竞,格里兹曼、科克、菲利克斯、埃雷拉以及主教练西蒙尼新冠检测阳性,被迫居家隔离。

这一切的源头,恐怕都可以追溯到这个假期球员们的“自由行”:身为皇马队内二号射手的维尼修斯,假期不顾俱乐部劝阻,执意前往美国观看NBA。而从迈阿密归来后,巴西人果不其然阳性。

圣诞假期闪电完婚的登贝莱,在婚礼上也完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结果自然是年内第二次确诊阳性。

哪怕在各大联赛中防疫执行最为严格的德甲,虽然从去年12月28日就宣布了直到疫情消停前,德甲赛事将持续空场举行,但以拜仁为首,半个多赛季以来已备受疫情困扰。

赛季初,基米希拒绝接种疫苗,招致多名队友密接,已让高层连呼“狼来了”。事实证明,拜仁在这一问题上的严厉态度,绝非小题大做——新年伊始,门将诺伊尔、后卫理查兹、中场托利索、边锋科曼都将因确诊阳性,错过德甲复工后与门兴的首战。

2020年复工最晚、疫情最为严重的意甲,新年也没有好消息:截至1月2日,意甲已经有多达52人在这一波中招。

目前,有17支意甲球队阵中都有确诊病例,暂时安全的AC米兰和拉齐奥,实则也在前不久刚刚遭受新冠侵袭。

但比起西甲、德甲和意甲,圣诞期间坚持比赛,且一再推迟空场比赛的英超,疫情防控已近失控:

去年12月第二周,队内一度13人感染的热刺,起初只被视作疫情防控失控的极端案例,但前脚孔蒂还不暇自哀,后脚Big6几近无一幸免。

到去年末,短短一月间,英超确诊阳性病例已经破百,其中曼联19人感染,更创下疫情发生至今单队感染人数新高。

然而,面对几近失控的局面,欧洲联赛却心照不宣地“接着奏乐,接着舞”:坚持联赛不停摆、圣诞赛程如期开战的英超联盟,沿袭了英国政府迟迟不升级疫情防控措施的态度。

目前,英超引入实时跟踪系统,各俱乐部必须提供全部新冠感染病例、隔离情况、伤病情况和可用球员等信息。

英超联赛也已经向Prenetics公司支付了个体检测费用,每天跟踪流调、每周做两次核酸检测。

但很显然,这并不是多数俱乐部期待的局面。曼联新帅朗尼克对此打了形象比喻:“如果有人提出废除圣诞赛程的想法,那么我们不妨说说废除五点喝茶或英国王室,这都是这个国家传统的一部分。”

内忧尚未解决,外患接踵而至。1月初,欧洲联赛将有多位非洲球员参加非洲杯,而在防疫硬件、软件全方位缺失的喀麦隆,这趟“勤王之旅”的风险可想而知。

距离非洲杯还有10天开打之际,冈比亚国家队28人有16人核酸阳性——甚至没有一名可以上场的门将,球队的热身计划被迫全部取消。

已公布大名单的19支参赛队,有77名国脚来自非洲本土疫区国家的联赛,其中6人是在奥密克戎变异病毒疫情最严重的南非联赛效力。

更可怕的数据,在于喀麦隆的新冠疫苗接种率仅有1.2%。这个拥有2600万人口的国家,上报感染人数总计才10.8万人……

然而,新任喀麦隆足协主席埃托奥,却“头铁”到令人无语,一再表态非洲杯不管疫情如何,都将如期举办,“欧洲杯都能在疫情期间开打,非洲杯有什么不可以?”

对疫情的轻视、漠视乃至无视,或许正是如今足坛多队“团灭”,人人自危的终极诱因。而等到非洲杯归来,或许欧洲豪门迎回的只是居家隔离的萨拉赫和马内们。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