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牛:2022年中国法治指数

2022年11月25日

年中国法治指数为0.47,排名较上年提升三位,在140个国家中列第95 位

法治指数(rule of law index)是由以下8个第一级因子加权平均而得,它们综合反映一个国家的法治整体状况。即:(1)限制政府权力、(2)腐败缺席、(3)政府公开、(4)基本权利、(5)秩序与安全、(6)法规执行、(7)民事司法(正义)、(8)刑事司法(正义)。

通过对比2011年~2022年中国法治指数及第一级、第二级因子数据,可大致看出我国法治整体走势与现状。

中国政府自2020年疫情防控以来呈现较高法治指数因子变化是“秩序与安全”,其数值在原来优良基础上又上升0.03(相当于在100级中提升了3个等级),排名上升了11位,目前列世界第37位,正确地反映了中国近三年来整体社会治安之优良法治状况。

此外,依法治国以来涉及公民生命安全权利的因子“民事正义”和“刑事正义”方面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目前世界排名分别是第73位和第69位,处于平均区间(0.55)附近。

由于参评国家从最初的102个逐渐增加至140个,故,在中国法治指数第一级因子(8个)中有些因子会出现“指数上升,排名不变或下降”的正常情况,如今年的“腐败缺席”(指数上升0.02,但排名第55位未变);同时,还会出现“指数下降,排名不变或上升”的反常情况,如今年的“法规执行”(指数下降0.01,但排名第76位未变)。

再如,今年与去年相比中国法治指数总体未变(0.47),但其内部因子或结构权重却是有变化的(政府的权力限制和腐败现象改善了,但涉及公民的基本权利、民事正义及其法规执行却退步了)。这种同时限制公权力和又压缩私权利的现象,是值得我们共同反思中外历史上的“法制”(rule by law,器法之治)和“律法主义”(legalism,法条至上)教训的,因为它们在本质上是与“法治”(rule of Law,道法之治)完全不同甚至背道而驰的。

例如,“政府公开”这个因子的指数数值是从10年前的0.54下滑到了0.40,这相当于在100个等级序列中跌落了14级;或者说,该项指标已从“法治及格线附近,第二象限)滑落进了“法治不及格区间”(第三象限)。

(法治指数0.40)之不及格状况,其主要原因就在于需要我国政府机构先改善“公民参与”(法治指数0.18,第四象限底线)这个非法治状况,即国家法治机构现在就应当建立完善“公民参与权利”的相关立法与执法、司法。

基本权利”法治指数数值0.26(世界排名第137位,倒数第四位)已经是处于“法治坐标”第四象限的底部,即“非法治区域底线附近”。这个指标反映了中国法治指数整体状况的“水桶底板质量”,也透射出中国“法治文明”(civilization of rule of law,法治的公民化,或公民权利法治化)的核心状况。

(法治指数0.26处于非法治底部)之状况,其主要原因方面是:需要先改善“表达自由”(法治指数0.11处于不文明-非法治底线)之状况,“宗教自由”(法治指数0.16处于不文明-非法治底线)之状况,“公民隐私权保护”(法治指数0.15处于不文明-非法治底线)之状况,以及“结社自由”(法治指数0.10处于不文明-非法治底线)之状况,即国家法治机构现在就应当建立改善“公民基本权利”的相关立法与执法、司法。

即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法治公民的根本目的—-就在于其法治精神是为了更完善、更文明地建立起保护全体公民个人生命财产安全健康自由等所有权及其政治经济社会等基本权利的国家法律体系及其法治机构这个唯一的核心价值,即在法治化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基础上建立起真正的民主国家和法治社会,真正的并入国际法治轨道,为人类共同富裕、世界和平作出中华民族的贡献。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