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人的“大辫子”到底有多脏?外国传教士日记记载让人作呕

2022年8月23日

世人只知荧屏中清朝男子的完美无瑕,醉心欣赏清朝人柔顺发亮的辫子束发,却鲜有人知清朝人编织辫子的真实状况,更不懂辫子发丝散发的臭味、内部的脏污以及表面的油腻。

清朝时期,英国的一个传教士切身领略到了清朝男子披散辫子的宝贵一刻,却是闻到了前所未有的臭味以及令人叹为观止的脏污头皮情况。

清朝以前,古代男子无人不是拥有一头青丝黑发,他们发丝浓密柔润,发束乌黑发亮,丝毫不逊于女子的长发及腰。彼时的男性可以随性披散头发,也可以盘发戴冠,发型琳琅满目。

在古代中国,剃发留辫是满族人士继承已久的人文风俗。满族人民的祖先碍于下地耕作和下海捕鱼的劳作生活不便于打理满头发丝,辛勤劳作的他们早早决定剃发思绪。

与此同时,推风助澜留束辫子的还是满族人民的宗教信仰——萨满教。萨满教将头部顶部视作是灵魂的栖息之地,剃发留辫的满族发型至此已是约定俗成,落下定锤之音。

高风疏叶带霜落,一雁寒声背水来。明朝溃败,满族皇族就此成为称霸中华的新帝王,大清帝国落地而成。整治风化的相关措施接踵而来,剃发令亦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项指令, 统治阶级的做法使得每一个人都无法逃开剃发留辫的命运,剃发留辫可是走向满化的必经之路。

清朝人所留的辫子不仅让人看上去清爽许多,功能也是不少。长细的辫子能够盘起来作为一个枕头使用,有了辫子,随处睡觉不再需要担心落枕。

剃发留辫对于清朝人而言是一把双刃剑,让人毁誉参半。头部只留一条如带子大小的大辫子,确是使人工作时更为方便有利,同时可以让人用清凉发型面对盛夏热浪的袭来。

但是,辫子的编束却成为了一件难事,人们苦于编辫子的繁杂步骤, 处于艰苦贫瘠的生活环境,根本不会有过多心思去打理辫子 。日常的头发清洁也是难得一见,平民百姓对于洗护辫子的打理只能是心有余力不足,无暇顾及。

辫子的繁杂编束,生活水平的落后,洗护工艺品的贫瘠,使得绝大部分的清朝男子不是发有余香而是头有余臭。

清朝人长时间不清洁辫子的行为注定与影视屏幕中的帅气清新男子形象格格不入,清洁的缺位只能换来在辫子上滋长难以数计的生物菌落的结局,形形的头皮问题层出不穷,难闻臭味伴随而来。

纵观清朝全阶层人士的辫子情况,才知平民百姓清洁冲洗的日常工作不到位也只是清朝人惨受辫子肮脏恶果的一个因素,当时洗发用品的稀贵正是造成了人们辫子洗不干净的重要因素。

妇孺皆知洗发用品就是千金难买的奢侈品,平民自制的皂角水也不是经济实用,平民百姓无处可找物美价廉的洗发用品。如此一来,人们难得的一次洗辫子付出注定是徒劳无功, 他们多是仅用清水冲洗一番,随后用布料搓洗一下,洗发过程便已是大功告成。

难能可贵的一次头发清洗也只是此等粗暴简单,世人又怎能奢求拥有充盈香气的柔顺发丝,自己头上不长毛病已是万幸,头皮表面的油腻粘稠以及恶心臭味根本无法祛除,只能要求自己被迫适应,长久以往便已成了人皆接受的局面。

清朝长时间不清洗辫子导致辫子发臭的说法并不是以偏概全,更不是空穴之风,一个前往清朝学习的英国传教士记录了清朝人辫子散发臭味的情状,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清晰地记录下来,给后人留下了清朝人辫子的真实情况。

那个传教士名叫麦罗德,在清朝光绪年间远赴清朝帝国,奉命学习清朝的优越精华做法。他游历了大半个中国,记录下数不胜数的清朝民生百态,清朝人不洗头,辫子发臭的情况悉数在内。

据一英国传教士遗留下来的日记记载,当时的他碰巧遇到一个清朝男子在洗头, 怀揣着强烈的好奇心的他本想走近观看清朝人解开辫子的模样。

罗麦德早已是不堪酸臭味的重击,他迅速用手捂住鼻子,方可下定决心鼓起勇气去观察男子辫子的情况。凑近一看, 此人的辫子反射着肉眼可见的粗糙哑光,发丝粗糙偏黄,混杂其中的不乏有虱子活物,日积月累的油腻形成了辫子发丝油光发亮的画面。

这一亲眼目睹的境况着实让传教士诧异不已,深感难受又惊讶于此的他当下在日记本上记录下了清朝人洗头解辫的这一幕,几行字迹却也道尽了清朝人洗头的困难与窘境,更是打破了世人对清朝人辫子的美好印象。

如今的人们无须纠结于清朝人辫子是否臭味难闻,也不需考察传教士的日记是否属实,我们所要做的应是缅怀历史,提升当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