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年轻的时候扎着两个辫子很好看的”|青听

2022年8月23日

晚上看见弟弟发了一个说说:《奶奶的相册》——我简直从小帅到大。附上了一张照片。

第一眼看见只觉得我这个弟弟真够自恋。下一秒我又想到,这个相册里并没有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她还扎两个辫子的时候。

从爷爷入党时候的印记,到大姑大伯穿军装的照片;从哥哥姐姐们叛逆的十六七岁,到弟弟们淘气的六七岁;从襁褓里侄子侄女新生的喜悦,到大姑搬去天堂住时大家的眼泪。

其实小时候的我并不是特别依恋奶奶家,因为觉得奶奶家是个很陌生的地方。除了乖乖的坐在一边,便是礼貌的拒绝吃吃喝喝。

但我会很小心的跟着哥哥姐姐后面,想让他们带着我一起玩,想证明自己虽然年纪最小,但是并不弱。

或许是因为爷爷奶奶渐渐老去了,或许是因为我喜欢听奶奶唠叨,她年轻时候扎着两个辫子步行五十公里去开会的故事;

奶奶是个闲不住的人,她一趟又一趟跑到里屋,捧出一大把零食给我,念叨着这是哪个儿孙哪一天送来的,说“这个饼干很甜”。

接着哥哥姐姐进屋门,还没来得及坐下,奶奶就又忙前忙后拿出来这些吃的,再重复讲一遍这番话。

爷爷顺势也跟我告状说,“你看看你奶奶,这么点事说不完了。”说完就笑着站起来帮奶奶捋平皱皱巴巴的外套,然后手一直搭在奶奶的肩上。

爷爷爱挑剔奶奶做的菜,说太咸了。生日这天爷爷又提起来这回事,奶奶有点赌气说:“那你换一个好咧”。

我明白,子孙儿女都说回家看看爹娘,可是也没有好好陪伴他们。所以我很讨厌每次爸爸打电话的时候说让我替他去看看爷爷奶奶,我不觉得这是可以被顶替的。

看得出来奶奶很喜欢这件衣服,她一直在强调说,她百年以后,是一定要穿这件衣服的。

我不由得想起去年国庆。那七天的假期我一直在外忙前忙后,只匆匆回去给奶奶送了点东西。奶奶拉着我的手说,“要开学了是吧?下次得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得到过年了吧?”

那天我要走的时候,奶奶一路送我出来,她走得很慢,我挽上她的胳膊,就像挽着朋友那样。

从前奶奶只送我到家门口,但那天奶奶一直送我到路口,看着我一步一步走向胡同的尽头。

我想起来还是会想哭,我再次回头看看,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奶奶像那样望眼欲穿的神色。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