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球奖遗珠到深陷赌博传闻斯内德的变化不止步于“斯肉德”

2022年9月5日

荷兰警方窃听了他和库伊特的电话内容,基本掌握了他们在博彩公司定期赌博的事实,如果成功定罪,荷兰人将面临着牢狱之灾。而几天前,媒体在罗列金球遗珠时,斯内德的名字榜上有名,现在他又掉入了另一个「遗憾」中。

他国米核心身份荣膺“五冠王”,在南非世界杯上以5粒进球和1次助攻斩获银球奖和铜靴奖。或许有人假设过如果罗本的那粒单刀球不被卡西扑出,那么送出漂亮一传的斯内德也许会收获更多的掌声和荣誉,也许不会留下了那个席地而坐的落寞身影。

这是斯内德的悲剧,也是荷兰“无冕之王”命运里的劫。但追溯其国家队15年职业生涯时,134次出场31球的数据一点都不落伍,何况他在三届世界杯和三届欧洲杯的郁金香之旅中,斩获了1次世界杯亚军和1次世界杯季军。但,2019年决定退役的他也释怀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设想的人生和命运选择,他希望能够更轻松一点,不要那么累。”

斯内德身上有不少标签,诸如皇马弃儿、国米核心、荷兰舵手,哪怕现在胖成「斯肉德」,人们在谈及他时总离不开梦开始的地方——阿贾克斯。

斯内德出生在了荷兰面积最小的省份乌德勒支,在一个拥有浓厚足球氛围的家庭里,斯内德以足球为理想并不奇怪,事实上,他和两个兄弟最终都加盟了阿贾克斯青训营,算得上一门三杰。

18岁的他刚出道时就被科曼当作阿贾克斯的常规轮换,处子赛季结束前就入选了荷兰国家队,19岁从宿敌埃因霍温手中抢下荷甲冠军,还在对阵苏格兰的欧预赛中上演过助攻帽子戏法,是荷兰杀进2004年欧洲杯正赛的功臣。虽然范德法特成名更早,但很多人认为野蛮生长的斯内德并不会被“双子星”框架,他也会有自己的诗和远方。

在囊括荷兰国内大大小小的冠军后,五年磨一剑的斯内德羽翼渐丰,也想像范德法特、伊布等老大哥看齐,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当时他的经纪人已经在和瓦伦西亚商讨转会事宜,但皇马的邀请他无法拒绝,他会因为皇马的报价没有能满足阿贾克斯的底价时而伤心,甚至拒绝参加阿贾克斯与埃因霍温的荷兰超级杯。

该来的总会来,他如愿加盟了皇马。起初身披23号战袍的荷兰人虽然没有前任拥有者贝克汉姆的精致面容,但标志性远射破门让首秀堪称完美,第二轮又展现了自己百步穿杨的任意球功夫,西甲处子赛季出场38次,打进9球对于一个新人而言太值得回忆,西甲冠军只是点缀了美好。

但,坏运气也找上门了。友谊赛中十字韧带的受伤让他复出后小心翼翼,随着卡尔德隆下台,老佛爷的上台,刚刚准备拥抱明天的斯内德突然就成了清洗的对象,相比于C罗和卡卡,同是天才的斯内德不受宠并不是意外。

一些人为斯内德的遭遇鸣不平,也有人认为他被10号球衣诅咒,但退役后的荷兰人坦言:“在皇马的第二年我踢了更多的比赛,但表现却不如第一年,我当时的注意力也不在赛场上,我的态度配不上皇马,而我却欺骗我自己说我表现的已经很好了。”

他并是不伯纳乌的失意人,其实当时的主帅佩莱格里尼试图留下他,但皇马遇到了其他对的人。

在士为知己者死的剧情中,斯内德新生了,或者说找到了过去的自己。值得一提的是,在欧冠决赛的对话中,他遇到了另一个皇马弃儿罗本,或许,他们都只在错误的时间加盟了皇马,本质上他们属于「飞翔的荷兰人」,比罗本幸运的是,他率先拥抱了沉甸甸的欧冠奖杯。

“斯内德是我心中最完美的10号”穆里尼奥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造化弄人的是,2010年是金球奖与世界足球先生合并为FIFA金球奖的第一年,如果按合并前的规则,则金球奖得主是获得最多媒体选票的斯内德 ,但他只是入选了FIFA年度最佳阵容,这是他一生的遗憾。

在南非延续巅峰,斯内德效应显而易见,当时荷兰出生的婴儿,以“韦斯利”命名的是上个月的两倍之多。但意外的是,正是黄金岁月的斯内德却开始走下坡路了,虽然国米经历了换帅风波,但斯内德个人竞技状态下滑严重也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一名球员每个月拿1000欧元并且状态上佳,我还不让他上场,那我就是愚蠢。但斯内德拿着高薪,他的伤病却使他迟迟无法找回状态,我显然无法重用他。”时任国米主帅斯特拉马乔尼说过。

在相互厌烦的情绪中,不愿意降薪的斯内德最终在一年不如一年的窘境下退出了欧洲主流赛场。

“国米与斯内德都曾经努力寻求解决方法,不过显然没有奏效,但我们也不会勉强他。”这算是莫拉蒂最后的友情提示。

但,他不至于到只为高薪养老的地步,加盟加拉塔萨雷的第三个月他就在欧冠对阵皇马时传射建功,第四个月拿到了土超联赛冠军,次年又在欧冠绝杀尤文图斯,捧起土耳其杯赛冠军。老实说,在土耳其的四个半赛季中,斯内德确实没有老化,175次出场46球算是一个证明。

或许是后悔自己过早离开主流舞台,2017年他加盟了法甲尼斯,但身披10号战袍的他只在阳光之城短暂停留了半个赛季,8场比赛仅送出一次助攻,以至于尼斯主席强行下令解约。

最后的一腔孤勇被磨灭后,斯内德正式接受养老的决定,于是在卡塔尔联赛踢了一年半,29次出场18球的数据惊艳,2018年从荷兰国家队退役后,他也习惯了站在世界足坛的边缘。虽然退役的决定对外界而言略微有点仓促,没有伤病,还时常贡献世界波,不过好的坏的都经历了,告别绿茵是一种顺其自然的结果。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