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巴萨只会带来暂时平静无中锋拜仁摸着石头过河

2022年9月24日

上赛季两回合都以0比3完败,加上两年前的2比8之耻,巴塞罗那太想赢了;联赛3连平后舆论压力陡增,更衣室质疑纳格尔斯曼的传闻四起,拜仁很怕输掉本赛季第一场球。于是,区区欧冠小组赛第2轮,两支“FCB”踢出了淘汰赛次回合甚至是决赛的紧张感。最终,拜仁又一次零封获胜,卢卡斯埃尔南德斯铁树开花(拜仁生涯104场比赛以来仅仅第2球),勒鲁瓦萨内则连续2轮用右脚破门。对于侥幸获胜的拜仁来说,本场最佳球员不是卢卡斯或萨内,或许也不是欧足联评出的穆西亚拉,而是7次射门却空手而归、“心中还有拜仁”(拜仁俱乐部主席海纳的玩笑话)的莱万多夫斯基——但凡他在上半场抓住其中一次机会,结果都将截然不同。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渴望看到莱万回安联竞技场狠狠教训一番老东家,告诉萨利哈米季奇和纳格尔斯曼,没有一个高水平的正印中锋,拜仁就不具备“欧洲四强”的水平。偏偏纳帅还非常配合地排出了一个“无锋阵”——重新首发的马内并没有出现在4231阵型的中锋位置,而是第一次出任左边锋,穆勒则继对斯图加特一战后连续2场踢9号位,穆西亚拉继续在其身后,右路则由萨内轮换特尔。

看到这样的前场站位,你就可以理解为何上周六打斯图加特时纳帅会有那一系列奇怪的前场站位安排。但究竟为什么他会突然尝试用穆勒踢9号位,而让马内踢左路?主因可能是马内在中锋位置起不了理想中的关键作用,不仅在联赛3连平和上轮2比0击败国际米兰时连续交白卷(其间只在5比0大胜德丙科隆维多利亚的德国杯首轮打进1球),而且在其他环节所发挥的作用也太过有限,对于进攻的参与度实在太低了。效力利物浦期间,马内在三前锋阵型中更多担任左边锋,但纳帅赛后也承认,4231的左边锋是另外一回事,“他今天踢了一个新的位置,是他以往在利物浦没有踢过的。”

效果如何?在新的位置上,马内对于进攻的参与度明显提升,有了更多在中场较为轻松拿球的机会,不用再像踢中锋时那样经常要在进攻三区甚至禁区内跟后卫肉搏再背身接球。在70分钟内,塞内加尔球星就触球34次,而对国际米兰时他踢满全场才触球30次。要知道,拜仁本场控球率只有47%,比上轮低了4个百分点,这种变化非常明显。

问题在于,马内拿球机会多了只是治了标,但还没有治本。尤其是在场面极其被动的上半场,拜仁前场4人组基本就只有穆西亚拉和萨内之间能产生一定联系,马内似乎跟其他3位同伴根本互不相识。屡屡被迫单兵作战的情况下,或许是因为信心和状态都不甚理想,马内无法像身后的阿方索戴维斯或因伤缺席的科芒那样,凭借速度和技巧爆破,于是球每每来到他脚下就“死”了。而穆勒也因为马内的位置调整而受到牵连,在中锋位置很难拿住球,更缺乏射门欲望,一再贻误战机。最尴尬的一幕出现在40分钟,穆西亚拉右路摆脱马科斯阿隆索的防守后横传禁区,穆勒终于下定决心抢前点射门,却被跑位重叠的马内挡出了底线。

上半场过后,几乎所有观众都无法理解纳格尔斯曼为什么要在前场整这么一个大活,而且也产生了纳帅在训练中究竟有没有充分演练过这一组合的疑问。换边之后,纳帅只是用戈雷茨卡替下黄牌在身且表现不佳的扎比策,前场4人组原封不动。结果踢了不到5分钟,前场4人组终于完成了第一次成功连线,由萨内在右路快速带球内切策动进攻,接着跟穆西亚拉与马内互传,再由马内在禁区中央背身接球横敲左侧,尽管穆勒还是没有果断直接起脚,但他犹豫再三后的回做造就后上的戈雷茨卡完成了一脚颇具威胁的远射,这才有了随后基米希角球助攻卢卡斯首开纪录。

可惜,这样的配合在这场比赛中绝无仅有。随后萨内的进球,只是他与穆西亚拉之间的两人配合,穆勒在过程中跑向右侧带走了阿劳霍还算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在远端的马内只是看客一名。这个中路配合能够打成,其实还要感谢突然离开后腰位置而压过中线逼抢的布斯克茨,以及没有及时为队长补位的加维。

碌碌无为的马内踢了70分钟就被格纳布里换下,已经连续4场正式比赛没有直接参与进球,而萨内和穆西亚拉则在80分钟被特尔和赫拉芬贝赫换下。萨内离场后在场边怒摔水瓶一幕被转播画面捕捉到,赛后他解释并不是不满被换下,“进球很漂亮,但我对于自己今天的发挥并非完全满意。”

萨内的表现以及他对自己的评价可以说是拜仁本场的缩影,你无法给出完全正面或完全负面的评价。在这90分钟内,拜仁只有大约35分钟控制了局面,即上半场最后15分钟到哈维换上费兰托雷斯和弗伦基德容之际。而且即便是拥有场面优势的这个时间段内,拜仁能拿得出手的进攻配合,一只手就能数完。能够赢下如此关键的一场比赛,固然离不开诺伊尔上半场面对佩德里和莱万的2次关键扑救,以及于帕梅卡诺、卢卡斯、马兹拉维等后卫的出色发挥,但也要感谢莱万和佩德里脚下留情。过去3轮联赛一直走背运的拜仁,总算得到好运眷顾一回了。

不过,拜仁也为没有丢球的好运付出了代价,3名法国后卫——帕瓦尔、卢卡斯与于帕都受了伤。帕瓦尔踢了20分钟就因右大腿肌肉出现问题被马兹拉维换下,卢卡斯在终场前一刻防守凯西时拉伤了左大腿腹股沟的位置,赛后立即要前往医院接受核磁共振检查,极有可能错过周六客场对奥格斯堡的联赛,以及无法代表法国队参加月底的2场欧国联。打满全场的于帕则是在左膝扎着绷带的情况下一瘸一拐地离开安联竞技场,不过纳帅表示他只是被踢了一下,问题不大。

此外,拜仁赛后还透露上周五在训练中大腿肌肉纤维撕裂的科芒,要休战2到3周。而赛季至今还没有出过场的替补右后卫布纳萨尔则在赛前接受了左膝髌骨腱修复手术,将提前告别今年的赛事,包括无法代表塞内加尔参加卡塔尔世界杯。

并不能令人信服的过程以及增添的伤员,使得拜仁在这样一场被赋予太多意义的胜利之后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尽管莱万的发挥让那些对他“粉转黑”的拜仁球迷非常开心,但拜仁还是缺了一个高水平正印中锋的直观感觉,在这场比赛过后明显更加深入人心了。对于拜仁会否签中锋的问题,萨利哈米季奇上周日刚刚给出过“官方答案”,“我们要首先看一下这个赛季,看看能不能行得通。我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如此好的人员配置了,我想看一下效果会是怎么样。”

“如此好的人员配置”也带来了一个老调重弹的问题——如何让无法连场首发、甚至经常要坐板凳的球星不闹情绪。过去这一周,戈雷茨卡急于重返主力阵容的话题就在媒体当中反复炒作。做客米兰之后,这位德国国脚表示自己“已为首发做好准备”。这番话,被媒体渲染为他向纳帅以及扎比策施压。对此,本场替补登场后发挥了关键作用的戈雷茨卡非常生气,“我们之间完全没有问题。我跟教练或者对于今天没有首发并没有问题。老实说,这一周很不好,因为我的一句话被完全误用了。所有这些所谓的问题都是捏造的,这让我很生气。我们球队内部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我们所有人都很高兴,我们都知道有很多比赛要踢,每个人都会有机会首发。”

自从两周前在对科隆维多利亚的德国杯首轮补赛替补复出以来,戈雷茨卡只在对斯图加特一战打满全场,其他4次都是替补出场。对此他表示:“我伤停了6周,然后踢了90分钟。2天之后没有首发完全是正常的,这一点他(纳帅)跟我解释得很清楚。扎比策过去几周踢得超好。”

除了戈雷茨卡的言论被误读,两大媒体《图片报》和《踢球者》还在拜仁被斯图加特逼平之后传出了更衣室对纳帅的战术安排,以及对他没有在公开场合自我批评而是甩锅给球队产生了不满。这一系列负面报道,显然也是拜仁在这场大战中开场表现得如此紧张的重要原因。赛后被问到胜利会不会让球队恢复平静,队长诺伊尔的回答极具代表性,“平静到下一场德甲比赛之前。我们当然不应该夸大其辞。在欧冠我们对阵的是国际米兰和巴塞罗那这样喜欢控球在脚的球队。而在德甲则是不同的球队,面对后场紧密的对手时总是很难踢。这样的对手本周末在奥格斯堡等着我们。”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